教育类游戏:不是为了教育而教育

教育类游戏:不是为了教育而教育

时间:2016-10-22    编辑:青麈    来源:1688wan.com

【1688wan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自从《我的世界》推出教育版之后,许多厂商纷纷打着“教育类游戏”的口号宣传自己的游戏,一如当年“电子竞技被列入大学专业学科”时的盛况。然而细看之下,却无外乎是一些配了图的识字、拼单词游戏,或者是把公式定理标在试管烧杯上的作品,

教育类游戏:不是为了教育而教育

“寓教于乐”使人们很多年前就开始探讨和尝试的一个话题,很多国家很早就开始尝试将教学融入到实践活动中去,充分发掘人的主观能动性。

而中国国内却依旧处于辅导班、兴趣班、奥数提高班百舸争流的局面。就好像鲁迅先生说过的:“教育植根于爱”。中国父母的爱,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因为我爱你,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以至于爱你爱到电死你。友邦父母的爱,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基本只要你不为了两包“港币”提着M16冲进学校,他们几乎不会管你。这些父母,其中不乏为人师长的。所以说教育根植于爱,但爱不一定就能搞好教育,即使是专业人才亦不外如是。

“用殴打来教育孩子,不过和类人猿教养它的后代相类似。”不过对于父母来说,化身史前大猩猩对他们而言只是一种手段,往孩子太阳穴上通电也只是无奈之举,至少他们是这么觉得的。至少这样比往太阳穴里塞可卡因人道多了,不是么?

至少这种推卸责任的行为在短期内很有用。所以在电子竞技“摇身一变”成为大学专业,父母们口诛笔伐的“玩物丧志”的反面典型突然之间成了正儿八经的学术门类。这让大家有些无的放矢,所以“公知”们奔走呼号,让游戏业帮教育承担些责任,大抵如此了。

教育类游戏:不是为了教育而教育

教育游戏其实由来已久,只是之前大多是打着游戏旗号的补课软件。一个奇形异状的卡通人物指着屏幕:“小朋友来跟我一起做XXXXXX”。于是便也改头换面成为了“寓教于乐”的标杆。美其名曰“严肃游戏”。

笔者一直很赞同陶行知老先生的一句话:“手脑双全,是创造教育的目的。中国教育革命的对策是使手脑联盟。” 《我的世界》教育版的优秀之处在于它让学生亲身参与到创作的过程中去,在应用中学,将学会的应用到“实际中”去。在这一过程中,学生不是被动式的接受知识,而是由于对解决问题的需求而滋生的主动求知欲。“要我学”和“我要学”,两个字之间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我们可以用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来深入浅出的阐述一下游戏所能够达到的、应试教育乃至于现实教育所依旧难以完美呈现的一种状态。生存和安全这种人类社会所应当提供的基本保障我们可以略过不谈,我们主要谈第三点和第五点:情感和归属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

在著名的TRPG《龙与地下城》中,所有的地下城主都必须铭记的一条潜规则:当冒险者的队伍中有盗贼,那么冒险的旅程中必然要有陷阱;有战士,必然有魔法免疫的敌对NPC;有侏儒,必然有人类体型无法探索的地区;有法师,那么必然很多坑。列举以上,总结归纳就是:要让每个玩家都感受到自己存在的价值,那么,他们才有玩下去的动力。也就是一个情感需求与自我实现的满足。

教育类游戏:不是为了教育而教育

就好像我们平时所学的数学课程:方程、二次式、符号,你把东西加起来然后按照规则解出答案。谁都可以做,但最终整个班上的人还是讨厌数学。但是换一种方式,一座被恐怖分子炸断的大桥。你需要在一定时间内,结合大桥悬空的桥面长度与桥上的车辆——包括桥体本身的自重,结合力矩计算出需要主动切断几根拉伸钢索,以保证桥体在一定时间内的抗弯曲疲劳强度维持在一个限度内,为警方的救援争取时间。这是一道应用题,在卷面上它就是几行枯燥无味的文字,而在现实中你甚至还要考虑到人群的不稳定因素和水面风力等外部因素的干扰。即便如此我们几乎没有这样的机会——对绝大多数人而言。但是在游戏中我们完全可以利用程序模拟出这样的一个环境,当你成功之后你会获得无以伦比的成就感,这就是动力——即使你明知道那是虚幻的。很值得欣慰的,这项技术在多年前就被各国军方所采用了。人类科技的发展就是为战争服务的这句话其实一点也没错。

有的人会觉得以上我所举的例子完全不适用于学生,那是因为大家都陷入了一个“皮格马利翁效应”。“教育要从小抓起”,但是并不是孩子才需要教育。

教育类游戏:不是为了教育而教育

哈钦斯说过:“教育的目的在于能让青年人毕生进行自我教育。”游戏对于教育的意义,并不应当仅仅局限于对于学习的“辅助”或是“激励”。教育应当是关于创造,向人们展示如何使用现有知识,以及为何知识如此有用。而游戏本身能够以一种更富互动性以及有机的方式来传达事物的运作原理以及相互关系。所以,游戏的教育意义并非是要被局限于学科或门类之中的,就好像笔者在以前的文章中提到过的《这是我的战争》对人性的反思,甚至是电子竞技对于人逻辑思维能力的锻炼,也可以算在其中。游戏的真正价值是提供一个中性的空间,让学生去扮演一个体系中的关键角色,让他们理解,学习到新的知识。

延续一种僵化的教育思维创造出来的“教育游戏”,必定对于教育的帮助也是基于负面的。与其去开发用于教育的“教育游戏”,不如良性引导游戏从单纯的娱乐向精神表达过渡。


免责声明:1688玩手游网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1688玩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推荐